最新入驻的公司:上海周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泉州奥丽宝环保建材有限公司 , 四川鑫蕊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江西双层油罐生产基地 , Ao Te Pu(Dalian) Machinery Manufacturing Co., Ltd , 深圳市天华智能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 荃灣啤酒(香港)有限公司 , 河南大象建设监理咨询有限公司 , 海口美兰众志石材厂 , 上海华事怡机电有限公司 , 测试厦门翼讯科技有限公司 , 最新加入的产品:弧形铝方通09 , 铝窗花04 , B把手 , 重负荷车用防冻液 , 车用尿素溶液 , 车用尿素溶液(AUS32) , 铝屏风6 , 铝屏风5 , 铝屏风4 , 铝屏风3 , 最新的新闻:??浙江木纹漆工艺视频墙面艺术漆---艺术漆十大品牌 , 《昨日青空》 , 《产科男生》 , 讲述涂工匠肌理壁膜如何逆流而上---福建肌理壁膜十大品牌 , 双挽式硅橡胶滤胶机厂家概述硅橡胶主要硫化机理 , 硅胶押出机硅橡胶制品的发泡成型工艺 , 配套 陕西重型汽车有限公司 , 漳州空压机的特点有哪些 , 福建空压机之螺杆空压机的原理特性 , 珠海圆孔冲孔围挡_珠海新型护栏_香洲镀锌板喷涂护栏 , 最新加入的产品:红星皮带机,槽形上辊子,上调心托辊/槽型托辊组 , 平行下辊子支架,盐山托辊胶圈/输送带皮带机配件//漳州 , 平形梳形辊子,盐山托辊梳形圈/输送带皮带机配件//长春 , 黔西南大棚管 , 平行下调偏托辊组支架,盐山托辊胶圈/输送带皮带机配件//嘉峪关 , 槽型托辊组中支柱,托辊阻燃橡胶圈,盐山红兴输送机械 , 槽形托辊组支架,三连挂钩托辊组,盐山红兴输送机械 , 上海三联托辊|可升降式胶带传送机|盐山输送机械 , 红星输送机,非磁尾部滚筒,铸胶改向滚筒/包胶滚筒 , 六盘水大棚管 ,
网站导航
根植创业大街的人:死的项目越多越快越繁荣
发布时间:2016-08-16 22:59:13 | 人感兴趣 | 评分:3 | 收藏:
“死的项目越多越快,意味着演进越快,会越繁荣。”在车库咖啡昏黄的灯光下,坐在DoNews记者面前的刘辉,身体前倾,敲着桌子,音量降低。 刘辉,北京人,37岁,是创业大街的“元老级”创业者,接受过多家知名媒体采访,也成为创业大街记录片的主人公。自2012年3月,刘辉就在车库咖啡的桌子上办公,一坐就是4年。他目睹过创业大街的喧嚣,也经历过创业大街上的冷静。 2015年,中关村创业大街被围观、被热闹、被泡沫、被侵袭……一年过去了,我们来听听这位“骨灰级”的创业大街人士是如何看待这一年的热闹与冷清。 我牛吗? 站在车库咖啡门口,一眼望去,天花板上垂落下来的插线板落在略显陈旧的长宽桌上,几乎没有空缺的座位。在昏暗的灯光下,创业者们或低头敲击着键盘,沉默不语;或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也是一片喧嚣的景象,与去年相比最大的区别应该就是围观者走了。 在车库咖啡见刘辉时,他正在和邻桌的创业者聊天,豪爽、搞怪、健谈是记者对他的第一印象。 当他向记者讲述被美国副国务卿诺维利请去大使馆座谈、与科技部部长万钢合影这些经历时,会时不时的问记者“是不是很牛?” 记者反问他,“觉得自己牛吗?”,他却说“我自己没多大感觉,见完就过去了,我依然还坐在这里,没有变化,但是周围的朋友觉得我很牛。” 刘辉认为自己是“有范儿”的,只做有用的事情,有些事情根本不屑去做,“那些每天见人就要换名片的创业者就是傻逼。” 没有寒冬,只是冷静 “投资人与创业者都更加成熟和冷静,这才是创业大街不再喧闹的真正原因。”刘辉认为。 2014年到2015年上半年,在O2O最为狂热的时候,“谁都可以创业,谁有idea就可以拿钱。”刘辉觉得可以用疯狂、荒谬来形容。 刘辉认为,投资者疯狂的投O2O项目不是投资,是投机,都知道风来了,但谁也不知道风口在哪里,都希望找到市场上的独角兽,看谁都像独角兽,谁都不愿意失去机会,于是大家都拿钱砸,一砸就砸出了泡沫。“现在哪个投资人再投O2O就傻了。” 之所以会涌现出一批O2O项目的创业者,刘辉觉得是成本低,风险小,有成功的榜样,想要复制别人的成功,“很多需求都是伪需求,还有创业者抱怨说用户不看说明,人家就不看怎么了,谁的错呀。” 刘辉认为,安卓市场的成功率不到2%,刚开始只要是个应用都有一大批用户,现在一个用户的成本是20块钱,根本烧不动,所以注定失败。 这段狂热期,O2O项目到底烧了多少钱,到底存活下来多少项目,至今没有一个准确的统计,唯一可以感官描述的就是在O2O创业涉及的各大领域里,到处都有补贴。 下半年,资本市场震荡,投资人变得谨慎,大量存在泡沫的项目失血而死。自此,资本寒冬论,咖啡烫了、凉了、还温着,一波波讨论、争辩不休。 刘辉说前几天去一个大会,投资人抱怨没人要钱,像卖安利一样到处发名片。“所以,只要有好的项目,一点也不冷。” “只有根植于创业大街的人才知道,去年上半年的热闹透着刚刚兴起的羸弱,现在才是创业大街迈进正规的景象。”刘辉认为。 不死是最糟糕的 “都说去年下半年死了很多,死的越多越快越繁荣。”刘辉认为,泡沫、寒冬都不是坏事儿,反而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如果没有泡沫就没有Facebook。” “创业大街上的咖啡厅生态就像亚马逊雨林,奉行的是丛林原则,死的越快,意味着演进越快。” 刘辉观察,创业大街上生死更替的速度从2014年下半年起开始变得越来越快。“2013年,你很容易找到一个月前你在咖啡厅里遇到的创业团队,现在你很难找到一周前在这里工作的人。” “一个创业团队刚刚宣布解散,下一秒就加入旁边创业团队,当时这个创业团队的创始人还未走出这个咖啡厅。”刘辉认为这种现象太有趣了,“换个团队就是带着电脑挪个座位那么简单。” “不死是最糟糕的,死的将为新的提供原料——有创业经验的人,一个人一年失败十次,肯定牛逼了,就明白过来了。”刘辉认为,为什么创业者到哪儿都是牛,因为他们面对的问题都是真实的。 只能挥拳前行 2012年,刘辉机缘巧合来到创业大街,再也没离开过,“我刚来的时候别人怎么创业我就学着装个样子,一路磕磕巴巴,现在有点感觉,正在组建团队。”在创业大街4年,4年没有收入,他先后创业6次,6次全部宣告失败。 2014年,IOS和安卓的竞争使开发成本变得特别低,“你不需要懂很多,不需要数据库,只要画个界面,用三五天时间做个东西就会有人投钱,拿到钱就可以雇更多的人开发后台。” 刘辉为了抓住这个手机软件开发的大好机会,费劲周折找到三个合作伙伴,用了4个月做了一个基于地理位置的知乎“敢问”,当然,最后以团队分道扬镳而告终。 “当时,我觉得知乎成功了,做一个基于地理位置的知乎是不是也能成功呢,是不是啊?不能。”说完刘辉哈哈大笑起来,“但是我比这帮人强的一点是我没有花钱,我忽悠,利诱开发者来给我免费做,原型做了两周,程序3天做出来了。” CCTV纪录片组杨晓飞导演的纪录片《烈日灼人》真实的呈现了刘辉这四个月内心的纠结与挣扎,这一切并非他向记者讲述的那么云淡风清。 刘辉说:“我迷恋打拳,创业和打拳一样,失败了就放弃不打了吗?没有退缩的余地,只能挥拳而行。” 创业最终通向成长 这部反映创业狂潮的纪录片之所以取名为《烈日灼人》,杨晓飞导演是这样解释的:烈日是狂热创业的表象,灼人则是创业者努力前行不断突围所经历的痛苦体验,创业最终通向的应该是成长。 在记者与刘辉交谈过程中,时不时有人来打招呼,每每刘辉会问“你那个项目还在做吗?”当对方给予肯定的回复的时候,刘辉会竖起大拇指。 “这个圈子就是这样,见面都会问项目还做不做?”刘辉向记者解释道,“刚开始被问的时候心里和针扎的一样,现在坚强多了。” “以前觉得换项目是一件特别羞耻的事情,现在不这么觉得了,大家对自己和别人都更加包容了。” 刘辉认为,这些年的创业经历,除了让他结识一帮靠谱的朋友外,最大的变化就是有耐心了。“以前太急于求成了,现在更愿意做一个可能3——5年后才能成功的事情。” 刘辉认为自己成长了,但这里的很多人是没有进步的,“有些人第一天问你是投资人吗?现在问你帮投资人看项目吗?或者从一个项目变成现在的三个项目,这是他们唯一的变化。” 有人站在街口,手里立着一个有项目寻找投资人的牌。刘辉调侃道,“投资人傻么,你骗我也得有个样啊,你这一副不给钱不干活的样子,我能给你钱吗?” “所以,不需要沉淀,水越大,流动越快越好。” 刘辉这些年总结出创业最可怕的有两点:一、期待应用出来后就可以获得100万用户,如果用户增长缓慢就不干了;二、整天为拿来的1000万怎么花而发愁,就不想怎么做好UI,产品解决什么需求。 黄金时代 刘辉约10年前就想挤进互联网,但失败了,“来到这儿,就挤进来了。” “以前对创业敢想不敢做,来了这儿以后,发现很多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在外面你是异类,在这儿你能找到共鸣。” 刘辉认为,感觉整个社会开始关注创业这个群体,创业成了一件时尚的事,觉得跟着这种感觉(创业)走不会错,尽管之前也失败过很多次,但还是觉得创业是一件有价值的事情。 “家人也开始理解支持我了。”刘辉深深的叹了口气。 采访结束,记者离开车库咖啡,走在创业大街上,夕阳的余晖淡淡的普洒在淡灰色的街面上,明暗交替的影子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落日的光芒照在房屋上,行影匆匆的面庞上,一片金黄。 正如刘辉对记者说的,“这是一个黄金时代。” 创业这件事从冷清到去年此时的火热,迅速进入高潮,然后又急速入冬。与此相伴的创业大街也几乎经过了同样的历程。DoNews去年对创业大街做了数次报道,一年过去了,创业大街怎么样了?DoNews记者制作了《一年后再访创业大街》系列报道,今天刊发的《根植创业大街的人:死的项目越多越快越繁荣》为第二篇。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作者:创客 来源: 编辑:baggio打印此文】【加入收藏】【字体:
更多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