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入驻的公司:秦本(深圳)商务文化服务有限公司 , 灵寿县晋鹏矿产品加工厂 , 大连旅顺龙凤山墓园 , 天一健康养生院 , 上海五蕴保安服务有限公司 , 厦门卡特实验室设备有限公司 , 朗闻智能科技江苏有限公司 , 厦门摩尔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 厦门大冶景观工程有限公司 , 郴州湘楚园林景观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 最新加入的产品:嘉兴速记公司 南湖区召开社会治安重点整治现场推进会 , 厦门速记公司 打好碧水保卫战 保障饮用水安全 , 杭州速记公司 中国城市学年会?2018在杭举行 , 冬蟲夏草被食藥監踢出保健圈,"中國式"大騙局終結! , 新聞早餐2018/11/12 , 济南速记公司 全国政协副主席高云龙来济调研 , 天津速记公司 2018中国旅游产业博览会在津开幕 , 重庆速记公司 全市民营企业座谈会暨走访服务民营企业动员会召开 , 合肥速记公司 G60科创走廊九城市扩大开放政策发布会在上海举行 , 武汉速记公司 中蒙俄在汉举行万里茶道申遗协调会 , 最新的新闻:《无名之辈》 , 旅行的意义 , 跟着宏村里面的免费导游兜兜转转,听听故事,很是惬意 , 秋天的黄山真是太美太美了 , 秋季的黄山、宏村亲子游记 , 宁波市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学校(荷池校区)改扩建项目监理及相关服务(项目管理)招标公告 , 全套酒店布草洗涤设备价格酒店宾馆洗涤布草用什么机器多少钱 , 止回阀的常规检查方法 , 电动蝶阀简单介绍(应用,原理,选型要点) , 电动阀门选型应注意哪些方面? , 最新加入的产品:玉林过渡托辊_电动犁式卸料器_输送机配件 , 本溪托辊吊架_河北输送机配件_托辊 , 新乡河北输送机配件,托辊支架,挂胶 , AB平口咔吧锁锡纸工具锁匠用品工具锡纸工具 , 莆田电动双侧犁式卸料器_滚筒轴承座_河北输送机配件 , 长沙皮带输送机|河北输送机配件|滚筒振动筛生产厂 , 江苏WGZ锡纸软硬开套装工具 , 淄博支吊架_调心托辊_输送机配件 , 沈阳皮带机中间架,输送机托辊配件,河北输送机 , 武汉输送机,河北输送机配件,尼龙托辊 ,
网站导航
  • 【深度】感受歐洲對美離心跡象:“去美元”“脫美軍”“懟美國”

  • 参考价格:
  • 产品型号:時政要聞
  • 浏览量:
  • 发布者:mf104459
  • 发布日期:2018-10-23
详细信息

  

/ 人大重陽


編者按: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多次走訪歐洲國家,最深的感受不是“歐美再整合”,反而是歐洲“自主化”與“脫美國化”跡象日益明顯。本文根據親歷感受寫成,編輯版刊於1022日《環球時報》,原標題是《在歐洲感受“脫美國化”跡象 》;完整版刊於觀察者網,原標題是《歐洲,對美離心傾向空前加劇》。

在微信朋友圈裡,經常會看到類似“特朗普出大招,美歐達成協議圍剿中國”等標題的文章,好像特朗普“美國優先”政策已經重整西方。其實不然。近年來,筆者連續走訪歐洲多國,參加多個重要論壇,與諸多歐洲精英人士交談,感受到的不是歐美再整合,而是歐洲“自主化”與“脫美化”傾向在加劇。儘管在短期內美歐關係難以徹底分家,但特朗普執政下的美國與諸多強人治下的當前歐洲存在著巨大的利益爭鬥與理念爭執。美歐分裂已到了二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時刻,在反恐、安全甚至經濟、貿易、價值理念長期依賴美國的歐洲尋找自主的道路。所謂“西方的終結”預言不再是神話。



1

許多歐洲前高官不再堅守美國,而轉向中國

 

歐洲各國對美國的“離心”傾向並不是近年來才開始。上世紀下半葉,法國社會就曾流行“反美主義”思潮,但按美國政治學會前主席彼得·J·卡贊斯坦所著《世界政治中的反美主義》一書的結論,作為一種對美國態度的負面表達方式,反美主義在歐洲從來沒成為主流。但21世紀初,反美主義在世界各地開始急劇升溫,在歐洲也有抬頭。

 

多年前,筆者參加中法青年領袖交流專案,在巴黎受到了時任法國參議院副議長、前總理拉法蘭的接見。與會者們剛開場介紹,拉法蘭就用流利英語打斷發言者,“為什麼我們中法之間的交流,還要用英文呢?”大家哄堂大笑,接著拉法蘭又說:“中法都有燦爛的文明歷史與悠久的文化傳統,我非常期待有一天,兩國最優秀的年輕人交流能夠直接用相互的母語。”全場掌聲。在總結中,拉法蘭還不只一次地提到,要走本國特色的發展道路,世界要相互尊重,開放平等。時值北非劇變,美國輿論大談“阿拉伯之春”,這番話讓人感到,拉法蘭的確是有所特指。

 

不只是以“友華”而著稱的拉法蘭,這些年筆者親歷了許多反思美國、推崇中國的歐洲前高官。在近期舉行的“2018絲綢之路工商領導人峰會”上,克羅埃西亞前總統梅西奇在開幕式上點名批評特朗普,“美國所推行的保護主義將世界引向何方,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而中國發展則讓人看到世界的希望。”此時全場600多人響起了掌聲。梅西奇曾是南斯拉夫聯盟最後一任主席、克羅埃西亞“獨立之父”且擔任總統十年之久。在他的任期發展基礎上,克羅埃西亞成功加入了歐盟,而梅西奇此後也成為中歐關係推進與夯實的重要使者,他卸任多次來中國,還讓其老下屬克羅埃西亞前副總理司馬安親任克中友好協會主席。而後者又娶了中國女子趙麗塔為妻。在梅西奇看來,克羅埃西亞是歐洲的門戶,未來的發展應該更多地把精力放在中國,而不是美國。不只一次,梅西奇在公開場合說,“21世紀是中國的世紀”,“中國有長期的規劃,而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世界,政府則只在乎自己任期內的事情。”

 

在反思美國、推崇中國上,斯洛維尼亞前總統圖爾克做得更積極。圖爾克曾擔任外交官,在美國及聯合國工作20多年,還曾任斯洛維尼亞盧比爾雅那大學法學院教授。2012年從總統崗位上卸任後,每年至少來中國3次。2015年他邀聘成為筆者所在智庫高級研究員,並于2017年任滿後又簽約續聘,是全球第一位在中國智庫任職的總統級人物。筆者私下與圖爾克前總統相處多次,他對美國尤其是特朗普往往保持緘默,皺眉搖頭。在他近年來十多篇的演講文稿中不難看出他的態度。在聯合國、劍橋大學、達沃斯論壇等重大場合,他都曾講過“一帶一路”、“要致富先修路”、“五年規劃”、改革開放、兼顧公平與效率等中國經驗。其中一篇講到,“兩極化”已過去,美國必須考慮當今國際舞臺上的其他參與者,比如中國、俄羅斯、歐盟、印度、日本與其他眾多發展中國家等。

 

2017727日,王文院長為斯洛維尼亞

前總統圖爾克(左)頒發續聘證書。

 

波蘭前副總理兼財長科勒德克、葡萄牙前歐洲外交事務部部長布魯諾都著書立說式地講述了世界新變局。前者是全球著名學者,曾出版數十部專著,近年《真相、謬誤與謊言——多變世界中的政治與經濟》一書被譯成20多種語言,其中有一章專門寫道“新自由主義的沒落及其空洞的遺產”,還多處公開叫板美國“全球經濟危機產生於美國,這是新自由主義的結果,這個政策忽略了窮人以及更加公平的增長,實際上是失敗了。”“我們必須改變舊有的全球經濟方向,否則會面臨更大的危機,如人口危機、環境危機、政治危機以及金融危機。”後者是歐洲政壇的少壯派,是美國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近年來,他轉戰智庫界,新著《歐亞大陸的黎明:在新世界秩序的軌道》是一本主要圍繞“一帶一路”而著的學術作品,講述對美國發展模式的深層思考以及中國對未來的積極影響。布魯諾妻子目前也在中國一所重點大學讀研究生,獲得了“一帶一路”獎學金。有一次,他在筆者所在機構演講時調侃自嘲:“我現在是名副其實的‘一帶一路’家庭。”

 

事實上,像拉法蘭、梅西齊、圖爾克、科勒德克、布魯諾等反思美國、重思中國的歐洲政治精英現在越來越多。保加利亞前副總理托莫夫多年來的主張是,保加利亞的轉型必須要警惕美國之路,要充分借鑒中國。曾任英國倫敦市商業與政策署署長的羅思義,近年來在中國經濟學界與輿論界都非常活躍,他的最主要觀點是,“不要迷信美國。美國衰落是必然趨勢,而且比我們預期更快。”以《當中國統治世界:西方世界的終結和一個新的全球秩序的誕生》一書狂銷百萬冊而風靡全球的英國學者馬丁·雅克曾是全球政要的座上賓,他的基本主張正如書名,美國正在走下坡路,而一個新的世界正在冉冉升起。

 

這就無怪乎在201810月初在希臘羅德島論壇“文明對話”上,美國更是受冷落。這個連續16年在希臘文明發源地羅德島上舉行的大論壇,每年都雲集了來自全球數百位政要、商界與知名學者。筆者受邀在唯一的閉門會議上主旨發言,討論全球治理,數十位受邀者中像德國前副總統、以色列前總理等,令人驚訝的是,美國代表並沒有受邀。不少與會者都表示,美國已是全球治理的最大不確定性因素,相反,中國基礎設施建設與投資的未來規劃則在會上被數次提及。



2

去美元、脫美軍、懟美國

 

很難說歐洲主流社會已完全認同與正在實行“離心美國”的自主外交,歐洲內部的分裂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但不得不說,越來越多歐洲重要人物的思想與行動正在表明一種新“脫離美國”的跡象。近年來特朗普執政下的美國對歐政策,更是加速西方世界分裂甚至終結的進程。

 

“十一”期間,筆者赴愛丁堡大學出席“連結蘇格蘭與中國”主題研討會,並在該校禮堂做了主題為《“一帶一路“五周年評估與未來世界》的晚餐前演講。近兩個小時,禮堂幾乎座無虛席,不少還是從外地趕來。聽眾們還在互動環節提了許多問題。此前一天,正好是美國副總統彭斯對華政策主旨演講。當筆者比喻道,彭斯更像是“怨婦”,在抱怨著中國為何不再愛她了,場內大笑。從倫敦遠道而來的英國知名金融家彼得·路德對筆者說,現在的美國更像是“守財奴”,而中國才是聖誕老人。現在到了英國“脫歐”進程的尾聲,英國不會再追隨美國,而是屬於全世界。這正是英國外交部目前在推行更大的戰略研究專案、希望與“一帶一路”對接的重要原因。

 

事實上,不只是英國,整個歐洲對美國似乎都出現了三種新“跡象”。一是“去美元”。越來越多的歐洲精英呼籲“去美元化”,以制衡美國頻繁借美元制裁他國的手段。8月以來,德國與法國高官均表示,歐洲要在經濟、金融事務上更獨立於美國,須建立規避美元限制結算的歐洲獨立結算體系,為了“增強歐洲在貿易、經濟和金融政策領域的自主權”。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912日則在歐洲議會上發表盟情諮文中,公開抨擊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做法,呼籲歐洲在面臨“貿易和貨幣戰”之際,應該作為世界一大力量展示肌肉,推行與其經濟實力匹配的強有力外交政策。在容克看來,“歐洲只有2%能源進口來自美國,但為何還要以美元支付80%的能源帳單?”歐盟應該採取更多措施推動歐元作為世界貨幣,“我們(歐盟)是全球支付者,也要成為全球參與者”。



二是“脫美軍”。除了貨幣獨立之外,“安全自救”思潮也在歐洲出現萌芽。2018年夏季,歐盟九國防長在盧森堡簽署“歐洲幹預倡議”意向書,承諾組建一個歐洲聯合軍事幹預部隊。雖然該計畫還僅限於自然災害、危機幹預、撤僑等,但將付諸實施的原則則很明晰,歐洲各國軍隊應該在沒有美國五角大樓參與的情況下集體行動。對此,香港《亞洲時報》的評論是,對歐洲,“美國正在從一個不可或缺之國變成一個越來越可有可無之國”。此外,歐洲兩大飛機製造商空中客車公司和達索飛機製造公司925日宣佈設立一家合資企業,研製下一代歐洲戰鬥機。2018年度歐盟盟情諮文也呼籲,歐洲國家要在安全問題上不能完全依賴於美國主導下的北約,而要建立獨立的歐洲防務體系。馬克龍對此做出一致的呼籲,“歐洲不能再把自身安全寄託於美國。……歐洲應有戰略自主性。”歐洲這樣“軍事自主”的動作以及特朗普“北約過時”的議論,讓越來越多人猜測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是否到了壽終正寢的時候。

 

三是“懟美國”。連月來,特朗普屢屢嘲弄歐洲,進一步加劇了歐洲的不滿與憤怒。7月,特朗普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採訪,在問及“誰是美國的敵人”的時候,特朗普脫口而出:“歐盟”!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發推特很快吐槽特朗普:“看看特朗普最近做的決定,讓人不免會想:有這樣的朋友,誰還需要敵人?”而主管農業事務的歐盟委員則直言:“歐盟不歡迎‘美國優先’這個惡霸。歐洲將盡可能與其交道,但將始終堅決反對有關美國可發號施令的想法。”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則在一次演講中公開,“我們必須取代美國,美國已經失去了作為一個國際成員的活力。”德國《商報》刊發的法國總統馬克龍與德國外長馬斯公開撰文寫道:“早就應該重新評估跨大西洋夥伴關係了:帶著清醒、批判甚至自我批判的眼光。”2018年夏季以來,這種“懟”隨著在美歐貿易談判的反復無常中達到了高潮。7月中旬,歐盟與日本自由貿易協定,歐盟主席容克驚歎道,該協議的影響“遠遠超出我們所在區域之外”。香港《亞洲時報》的評價是:“自二戰結束以來,華盛頓在西方和東方的盟友首次對美國總統嗤之以鼻。”歐盟與日本均承諾,要將貿易自由主義的進程進行到底。

 

各方市場同樣做出了反應,據2018年蓋洛普最新調查顯示,71%的受訪德國和美國企業表示對美歐化解貿易爭端的前景表示懷疑。42%在美經營的德國企業表示,美國市場對他們的吸引力減弱,18%在美德企已計畫減少對美投資。前段時間,筆者所在機構還專門接待了馬克龍總統信賴的智庫,聽取中國對即將舉行的首屆“巴黎和平論壇”的意見。據說,這場以紀念一戰百年為主題、展現全球公利與共同空間的國際合作大論壇,馬克龍已邀請到了數十個國家的元首,但美國卻遭到冷遇。這更符合馬克龍對國內輿論的政治預期。近日第十二屆亞歐會議在布魯塞爾舉行,51國代表聚首,整個會場的主流論調就是對美國目前政策的不滿,而亞歐應該更加合作靠攏,抗衡美國保護主義。



這種“脫美國化”也得到了許多歐洲人的認同。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只有14%的德國人認為美國是“可靠的合作夥伴”,36%43%的德國人認為俄羅斯和中國是“可靠的夥伴”。特朗普政府所做的一切都無法讓人相信,相比之下莫斯科和北京的政權更值得信任。

 

3

西方的終結是必然趨勢

 

事實上,早在2008年,美國著名國際關係學者傑佛瑞·安德遜、約翰·艾肯伯裡等就曾著書《西方的終結:大西洋秩序的變遷與危機》,在學理上詳解二戰結束以來美國與歐洲的博弈與鬥爭。全書重大結論是,1500年以後早期全球化的殖民需求與勢力範圍的妥協,以及冷戰進程中“兩個陣營”的被迫,使得歐美主導下的大西洋秩序成為一種“短暫”的可能。但目前歷史進展到今天,所有假設條件正在消逝,大西洋秩序是否應繼續已成為大問號。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令歐美“抱團取暖”,儘管此後也曾發生諸多斯諾登事件、歐債危機等事件使雙方產生分歧,但整體上保持著美國領銜、歐美同步。然而,過去一年多,特朗普採取了許多單邊主義政策,如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對鋁鋼加關稅,退出伊核協議等,強烈衝擊了歐洲對美認知,也撕裂了傳統的價值觀共識,導致跨大西洋夥伴關係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20172月,作為國際安全領域最重要的峰會,慕尼克安全會議發表年度報告,指出國際安全環境面臨二戰以來最脆弱的時刻,世界有可能正在邁向後西方時代,歐美之間的裂痕難以彌合。這份題為《後真相、後西方、後秩序?》被多家媒體視為“西方主導的世界秩序正走向終結”正式開始。此後許多歐洲媒體紛紛發聲。德國《明鏡週刊》社論則寫道:“歐洲加入抵抗運動的時間到了。”前瑞典首相卡爾·比爾特《華盛頓郵報》撰稿稱,特朗普的決定是對歐洲的“大規模攻擊”。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專欄作家詹姆斯·特勞布在2017年底發表評論文章《墮落失道的美利堅合眾國》之後,再次撰文《安息吧:跨大西洋聯盟(1945-2018)》。

 

對此,一些堅持美國立場的媒體與智庫也強烈回應歐洲,如兩名前奧巴馬政府官員在《紐約時報》酸酸地寫道:“歐洲不一定要成為特朗普的出氣筒”,稱歐洲各國政府應該召回駐美大使,並將美國外交官驅逐出自己的首都。20185月,著名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網站轉載文章《歐洲想和美國分手,他們在冒險》,強烈批判歐洲的這種新“脫美國化”動向。

 

種種跡象表明,歐洲“脫美國化”的自主意識強化源於內外聯動的綜合效應。特朗普主義的衝擊是歐洲“脫美國化”道路的重要外因。近年來,反歐盟、反全球化、反移民等在歐洲的聲浪迭起,都是出於對特朗普“本國優先”邏輯的效仿。右翼勢力在歐洲政壇不斷崛起,瑞典、奧地利、義大利、匈牙利等國的右翼力量或佔據政府主流,或成為議會大黨。加之特朗普總統的前戰略顧問班農長期在歐洲鼓躁,越來越多的歐洲精英擔憂與焦慮,不排除特朗普會對歐洲發動一場“顏色革命”,進而達到進一步控制傳統盟國的目的。正如法國總統馬克龍所說,目前在歐洲存在“民族主義者和進步主義者的嚴重對立”。

 

從內因上看,歐洲“自主意識”本身就是由來已久。“歐洲中心主義”是沿襲上百年的哲學與社會科學的邏輯傳統。美國在傳統歐洲精英看來,只不過是一夜暴富的“土豪”。二戰結束以來對美國的順從,主要是歐洲實力不足的權宜之計。而如今法德領銜的歐盟模式日益成熟,有實力“對美國說‘不’”。誠如學者伯克在《文明的衝突:戰爭與歐洲國家體制的形成》一書所說,讓歐洲興起,是歐洲領袖們、歐洲文化偉大性的必然產物。與美國的抗爭,有助於歐洲的團結。

 

另一方面,世界秩序出現了二戰結束以來最大的“政治覺醒”,發展中國家對國際體系改革的訴求空前高漲,對美歐合作在二戰結束後建立的舊有秩序與發展經驗的反感也前所未有。在新興經濟體的帶動下,發展中國家與西方世界長期存在的“中心-半邊緣-邊緣”之間結構出現重大調整。美國依靠過往不平等的國際經濟、貿易與金融體系,如“剪羊毛”般剝削發展中國家的行動受到全球抗爭,此時,美國開始向所有國家“開戰”,而底子厚實的歐洲成為最有利可圖的對象。美歐分裂,西方作為一個整體將瓦解將是大勢所趨。

 

空前焦慮的歐洲,自私貪婪的美國,對於全球來講,無疑敲響了提醒國際現實之殘酷的警鐘。儘管美歐徹底翻臉的概率仍很低,“鬥而不破”的美歐局面長期存在,受美國發動貿易戰影響的中國不能指望“離間美歐”、“拉歐制美”,更不能奢望歐洲會倒向中國,但是,已升格為國際主要“玩家”的中國,應透過歐洲“脫美國化”進程中的複雜國際博弈的巨大空隙。

 

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世界多極化的趨勢不可阻擋。作為老牌的國際秩序主導者,美歐內部的撕裂以及兩者力量的制衡,將給予新興經濟體更多戰略騰挪的空間。借用這個空間,佈局國際市場的多元化,追蹤各個國際行為主體的動向,精細劃分各自的微妙矛盾,找到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約數,將是中國參與並引領全球治理的未來基本功。

 

習總書記近年來多次講道,“國際形勢正發生前所未有之大變局”。歐洲“脫美國化”是西方內部持續裂變的階段性縮影,放眼世界,每次變化重組都是在量變中積聚質變的進程。完善自身,練好內功,擁有“持久戰”的戰略定力與崛起毅力,中國必能在當前這場殘酷的國際變局中笑到最後。

 

所有评论
商品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